土银病患研究所

- 此站系《银魂》同人专栏;
- 专攻土银CP(土方X银时)。

 

【银魂/土银】烟花

真岛纪三:

*一个短小的银诞番外,放进了因为没保存毁于一旦的看烟花情节。

*本篇链接:【银魂/土银】青春の瞬き

开始交往后没多久,土方提出要和银八同居,银八嫌弃他住的地方离学校太远,断然拒绝。

“多串,你知道从你家到学校要骑多久的小绵羊吗?”

土方并不觉得这是问题,一脸坦然地回答:

“无所谓啊老师,我开车接送。”

“……”

交往才几天就同居,二十代都这么饥渴吗?自己清心寡欲的二十代是假的吧?好不容易反应过来,银八觉得自己无法很快接受这个事实。其实当土方再次出现在眼前时,银八很惊讶。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,当年那个青涩的小鬼长成了男人,不仅成熟帅气,还事业有成,那

 

【银魂/土银】青春の瞬き

真岛纪三:

*一年一次的老婆生日

*表面3Z其实是个和车有关的故事,标题来自椎名林檎的单曲。

 

 

 

越是在触手可及之处消失的东西,就越是想要得到。

 

 

“接下来就拜托你了,坂田君。”

被告知自己负责Z班的坂田银八拿着花名册,在教务主任的殷切注视下走出了办公室。他之所以会同意做Z班的班主任,完全是因为得知了工资比做普通科任老师高的事实。社会人都以生存为基准,这点重要且现实,还可以买更多的草莓牛奶。

“银八,你的领带歪了。”

从另一头走过来的桂用文件夹戳了戳银八的肩膀提醒道,银八低头看了...

 

【银魂/土银】踩脚确实能加深感情但是真的好痛啊

真岛纪三:

※土方十四郎0505生日快乐

※一个有病的短篇,想看打斗戏的可以撤了,服部全藏表示这锅不背

※题外话:人生中总会遇见几个踩你脚的家伙,你得找出故意的那一个揍一顿再说,用什么揍我们再议。


“啊。”

“嗷!”

银时看了一眼脚下踩着软软的东西,再抬头看着对方扭曲的神情。

“快抬脚啊!”

慢慢把脚拿开,土方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“银时,你告诉我这是第几次了?”

“第二……第三次吧。”

当事人的神情和语气里完全没有要反省的意思,土方一把抓住银时的领口,忍无可忍地说道:“信不信我把你拷到组里去?”

“信啊,”银时淡定地看着...

 

【银魂/土银】没人给你写信

真岛纪三:

【坂田银时1010生日快乐】

【五年方X魇魅银】



Writing:



银时发现自己又睡着了。

堆好的纸撒了一地,他缓缓起身,慢慢地把它们收拾好,恢复到原来的样子。

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有点冷的,一切都在改变,但是睡觉的姿势却还是没怎么变过。这里没有枕头没有被子,只能靠衣服裹着自己蹲坐在墙角,时间过去了这么久,墙角也变成了最有温度的地方。

手上的绷带有点松,还得重新绑好。这个的样子的确很不方便,但如果只是不方便的话,也就不必这么苦恼了。

呼出一口气,他回忆着刚刚做的那个梦,梦中是那个在一切都没有变得如此糟糕之前的世界。

他还在万事屋,新八神乐都在身

 

【银魂/土银】五月不归 BY迦南过境

  • CP土银

  • 梦境很多,你会将它代入你的生活吗?

  • 文/迦南过境


全一章——


日子久了,人就像被搁置在水晶瓶里,恰巧那个瓶口是密封的,而里头早已潮湿发霉滋生细菌。那么这个时候总有人会在想,被困在中间的究竟有几个人呢?这几个人里,彼此之间有连系吗?那种擦肩而过堪比火星撞地球的几率,真的就会发生在想要发生的当事人身上吗?

谁都会有祈愿的,许下这个祈愿时,不管神明有没有听到,不管他到底是耳背还是耳聋,有时候任性了,就是一辈子。

银时觉得,或许他就是其中一个。尽管他即将三十而立,尽管他是个扶老奶奶过马路也会被香蕉皮绊倒的可怜虫,尽管他和时下小女生一样...

 

【银魂/土银】千里月光 BY迦南过境

  • CP土银
  • 短小的文,要怎样理解全看你
  • 文/迦南过境


全一章——


他住在这里很久了。木灵见过他,每天每夜,穿着单衣捣鼓着水烟。

夏天的那些时候,萤火虫频频光临,偌大一片森林就像是覆在月下的金色纱衣,而他们这些妖怪只是突然造访的来客。百鬼夜行的日子徘徊在众位的口里,来来回回都是对过去的怀念和对将来的向往,它们和夏天依存着,就像它们和妖怪们彼此相依。

然而木灵却是要唉声叹气的。为什么呢,还不就是因为走不出去。再美好再精彩的活动也与他无关,那他瞎想个什么劲?土生土长,生着根,被称作无比长情,可是谁又能明白当一群丁点儿小的打他跟前飞快跑过时,嬉笑...

 

【银魂/土银】老师在交稿后向我告白了

月研堺:

土方拿出了钥匙,迅速地打开了门冲进了屋子。

“坂田老师?坂田老师?”

推开书房门,看见了一个把脸埋在稿纸里一动不动的家伙。土方叹了口气,把包放在了门边。

“装死游戏结束了。”

“多……串……君……”

趴着的人极不情愿地抬起了头。

“老师,该交稿了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又趴下了,然后往头上盖了几张稿纸,好像这样土方就不会发现他了那样。而年轻的编辑此时已经握紧了拳头。

就知道……会是这样!



一番大吼,外加十根棒棒糖,还顺带帮着打扫清理做饭(虽然遭到了嫌弃),满足了各种各样有理无理的要求。

“多串君,快去买墨水回来。”

土方面无表情地从包里拿出两瓶墨水。

“啊啊啊啊,稿纸不够了。”

又拿出...

 

厕所里有鬼

        0

        蝉鸣带来的不是悦耳的曲调,风动带来的不是悦人的凉意。静谧中不见人迹,唯有树影在水中游动。不知谁家的孩子在午后啼哭,雷鸣电闪,大雨倾盆,湿了难得出门的人一身,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盛夏。


        1...


 

无法盛开

剧场版背景  

人物ooc是一定的,文艺的要死也是一定的

我只是发现大大关注我了。。。我屮艸芔茻,我活个屁【虽然是好久之前

啊,大概去年写的,不是为了应景,真的不是。

十四跟银时都是空知猩猩的

江户的废墟浸泡在雨水里,雨声覆盖掉了苟延残喘的人的呼救声,覆盖掉了孩子饥肠辘辘的肚子发出的声音,也覆盖掉了小巷里令人不安的殴打声与呻吟声。偌大的天地里只剩下了雨声。‘

土方十四,曾经的真选组副长,在因为一些很难以启齿的原因失去了自己的大将之后,再也没有为幕府办事的耐心,一个幕府的走狗站到了幕府的对立面,站到了自己曾经要想取缔的位置上,似乎有些讽刺,但是他本人没觉得怎样。他...

 

【银魂/土银】Happiness BY陆向晚

阿境生日快乐!!


斜影拉得很长把两个毫无关联的人连接了在一起,路边的玻璃窗透着情侣们走过的身影,在这条街上所有人单身的人都显得是那么的孤独,形单影只。

路过学校门口的时候,土方见证了一名高中生正和老师告白,虽然站得有点远可这并不妨碍土方观看这过程,大概能想象得到老师是怎么拒绝学生的。

  之后土方就离开了,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学生时代的事情。

  “喂,十四把你的作业借给我抄一下吧?”坐在土方后桌的近藤勋,推了推土方的背问土方。

  “马上就要交作业了你抄得完吗?”土方质疑。...